乡野部恒河办就“中华鲟与世长辞”事件约谈山东大梁市_鱼类专项论题(淡水鱼专项论题)

图片 2
新蒲京渔业

湖北荆州凤凰大道上的芈月桥工地与基地最大中华鲟亲鱼养殖池仅一墙之隔。截至2018年11月中旬,在芈月桥施工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华鲟亲鱼死亡数从6尾增加到36尾。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位于凤凰大道上的芈月桥工地与基地最大中华鲟亲鱼养殖池仅一墙之隔。长江办2017年11月曾专门致函湖北省农业厅,要求妥善保护这批中华鲟、处理这批中华鲟的搬迁事宜。湖北省农业厅、湖北省水产局多次下发文件,并派专人现场督办,甚至约谈荆州市文旅区相关负责人。但荆州市文旅区宣称停工的工程一直在施工,芈月桥主体工程大部分已完工。截至2018年11月中旬,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华鲟亲鱼的死亡数字从6尾增加到36尾。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危起伟表示,中华鲟的死亡是综合原因导致,但施工是直接原因。他说:“有一条鱼是我们解剖的,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个鱼鳔里有积水,说明不正常。施工时,机械在响、在推土,打桩是震动,它就在池子旁边,是比较直接的影响。还有环境问题,这个地表水是主要水源,湖被抽干了,水源就没了。一半的鱼挪到一起,密度也比较高。”

12月8日的约谈会上,农业农村部长江办负责人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及农业农村部领导最近对36尾(条)子一代中华鲟死亡及国家级种质资源保护区遭破坏事件作出的批示精神,就确保该批中华鲟保种群体安全、整改相关违规行为、查处有关责任主体等提出了明确要求。
图片 1
11月5日16时许驶入芈月桥工地的混凝土罐车。吴跃伟澎湃资料图

12月10日,荆州市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会议指出,市纪委监委要全面调查,既要查其中是否存在利益链条,又要查不作为、乱作为的人和事,做到一查到底、严肃问责。

澎湃新闻记者吴跃伟

据报道,12月8日上午,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就中华鲟人工保种群体保护问题,约谈了湖北省荆州市政府,湖北省农业农村厅参加约谈。农业农村部长江办负责人就确保该批中华鲟保种群体安全、整改相关违规行为、查处有关责任主体等提出了明确要求。

11月16日上午,澎湃新闻独家报道了“湖北省荆州市芈月桥等工程施工致多尾极珍贵子一代中华鲟死亡”事件。

图片 2
恒升公司基地内最大的中华鲟养殖池,直径38米。围墙外就是芈月桥工地。吴跃伟澎湃资料图

农业农村部长江办相关文件称,人工保存的中华鲟亲鱼已十分稀有,前述567尾亲鱼极其珍贵。

该事件引发公众及监管部门关注。11月16日下午,湖北省水产局派出新的工作组赶赴荆州;11月19日下午,农业农村部长江办、湖北省农业厅组建的联合调查组进驻荆州。

9月份,湖北省水产局组织专家进行调查后,该局致函荆州市政府称,荆州市文旅区芈月桥等工程项目施工造成的噪声、震动和水源条件变化等是这批中华鲟亲鱼死亡的主要原因。

农村部长江办就“中华鲟死亡”事件约谈荆州市,要求立案查处

但目前,野生中华鲟面临较大的灭绝风险。其自然繁殖条件持续恶化,自然繁殖行为或现象已经年际间不连续,其自然种群难以维持。而人工保种、人工繁育、增殖放流成为无奈的选择。

前述文件称,近60%(567尾)子一代中华鲟亲鱼在湖北恒升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恒升公司”)郢北场区的养殖基地内。

荆州市文旅区声称,“2013年,恒升公司在养殖基地内违章建设,未报告有中华鲟死亡情况发生。近几年,我市其他中华鲟养殖基地周边均有工程施工,但没有报告中华鲟死亡的情况。”

且在一段时间内,中国不会有更多子一代中华鲟亲鱼。相关专家告诉澎湃新闻,中华鲟从受精卵孵化到长大、性成熟,需要12-20年的时间,“像是一代人。”2009年开始,中国停止科研捕捞野生中华鲟。

荆州文旅区辩称:只有8尾中华鲟是打桩期间死亡

荆州市文旅区11月20日发布消息称,11月17日下午,该区约谈芈月桥施工方,“立即全面无条件停止施工及养护工作。”

长江办相关报告显示,从事鲟鱼养殖业务的民营企业恒升公司持有中华鲟驯养繁育许可证,是与有关科研单位合作的重要中华鲟保种基地。荆州市纪南生态文化旅游开发工程项目部分规划区域涉及恒升公司中华鲟保种基地,双方未就征迁达成共识。但项目建设内容之一的凤凰大道施工已经展开,将该保种基地一分为二,对中华鲟人工保种群体产生严重影响。

知情人士透露,相关批示非常严厉。“有四个字是存在的——‘严厉查处’。”

12月10日下午,荆州市文旅区书面回复澎湃新闻,对“36条子一代中华鲟死亡事件”提出多个质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