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水域滩涂养殖权抵当借款承保 盘活村庄产权资金财产

新蒲京农业

天津作为沿海城市,水域资源丰富,都市渔业发达。现有的60万亩养殖水域,经济价值极大,是水产养殖业最为重要的资产。但是,水域滩涂资产不能抵押、不能贷款,造成很多水产养殖者发展受到严重制约。
为尽快盘活水域滩涂资产,解决水产养殖业资金难题,天津市农委联合天津银监局出台了《天津市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指导意见》,支持水产养殖企业以水域滩涂养殖权作为抵押物向银行申办贷款。
为更好地扶持我市水域滩涂养殖业生产发展,按照《天津市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指导意见》,天津市水产局拓展工作思路,与金融机构特别是天津农担公司加强合作,拓宽融资渠道,推进和规范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融资业务发展,解决“三农”贷款难、担保难问题。开展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及其担保。截止目前已经为天津市水产养殖企业贷款了1.5亿元,其中天祥水产有限责任公司提供贷款担保1千万元,立达海水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贷款1.4亿元。迈出了农村产权资产资本化新步伐。
天津农担公司在探索涉农经济主体贷款担保的抵质押方式上不仅开辟了农村产权抵押的新思路,更结合企业自身发展前景及优势特点,摸索出股权质押的新路径。

记者&nbsp李庶民&nbsp通讯员&nbsp罗斌
为解决“三农”贷款难、担保难问题,天津银监局督导各银行强化金融创新,探索开展水域滩涂养殖权等农村产权抵押贷款试点。10月16日,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向天津市立达海水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发放渔业贷款1.4亿元,标志着天津首笔“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成功落地,农村资产资本化迈出新步伐。
监管引领 探索农村资产资本化新路
天津作为沿海城市,水域资源丰富,都市渔业发达。现有的62万亩养殖水域,经济价值极大,是水产养殖业最为重要的资产。但是,长期以来,由于存在多种障碍,水域滩涂资产不能抵押、不能贷款,造成很多水产养殖者“守金山,吃穷饭”,发展受到严重制约。有相当数量的养殖企业,以养殖高端水产品为主,资产规模大、经营情况好,市场前景十分看好,资金需求量很大,但由于缺乏担保资源,只能依靠个人信用或商品房抵押获得金额极少的贷款,远远满足不了资金需求。有的企业主甚至靠借高利贷周转,或让亲戚、员工从银行申请小额信用贷款后集中使用,也即借名贷款,不仅制约了自身发展,也给银行造成很大潜在风险。
为尽快盘活水域滩涂资产,解决水产养殖业资金难题,天津银监局、天津市农委联合出台了《天津市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指导意见》,支持借款人以其自有或第三人依法有权处分的水域滩涂养殖权、鱼虾等水生动物所有权、水域滩涂上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作为抵押物向银行申办贷款。该项业务试点工作启动后,受到全市银行、企业的广泛关注。
多方合力 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融资破冰&nbsp&nbsp
2013年6月,天津市工厂化海水养殖龙头企业–天津立达海水资源有限公司与400多个养殖专业户共同发起设立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拟启动现代水产养殖示范园区建设项目,进行海珍品工厂化养殖、工厂化苗种繁育和水产品仓贮与精深加工。为此,向天津滨海农商行申请水产养殖园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贷款1.4亿元,贷款期限8年。
滨海农商行在贷前调查中发现,贷款企业资信条件较好。但企业除了拥有1200多亩土地的使用权和附着其上的水域滩涂养殖权外,没有其他担保资源。而且,水域滩涂的土地性质为设施农用地,无法办理抵押他项权证;水域滩涂养殖权可以抵押贷款,但天津尚无先例,缺乏专业的中介机构评估抵押物价值,抵押登记环节也存在较多技术性难题。
2013年9月,天津银监局、市农委、市水产局、滨海新区农业局、滨海农商行与借款企业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落地问题。会议决定:一是鉴于土地与其上的水域滩涂养殖权不可分割,土地与水域滩涂养殖权一并抵押;二是在滨海新区农业局办理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登记,土地不办抵押登记,但须将房地证、水域滩涂养殖权证原件交给银行;三是对水域滩涂养殖权的价值认定,由借贷双方参考土地评估价值协商认定,但不得高于土地评估值。
在各方大力支持下,天津立达海水资源有限公司最终顺利拿到贷款,解决了多年来资产多、贷款难的矛盾,获得了宝贵的发展资金,也为天津水域资产资本化提供了有益经验。
前景广阔 仍需解决五大问题
农村资产资本化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我国农村经济改革的内在要求。近年来,天津积极推进水域滩涂养殖权、林权、农业设施所有权等抵押融资,农村资产资本化取得重大突破,有力推动了“三农”发展。但是,以水域滩涂养殖权抵押贷款为例,要全面推广,仍需解决5大问题。
一是确权颁证。部分地区出于征地拆迁的便利性考虑,不给农民、农企办理水域滩涂养殖权证,或者办理权证扣而不发,或者确权发证但把权属期限压缩得很短。建议加快推进农村产权确权颁证工作,解决农民“抵押无据”的难题。
二是抵押登记。政府部门未明确专门的部门、人员为农村产权抵押融资办理抵押登记,银行无法取得他项权证。建议尽快完善抵押担保服务体系,有效保障权利人合法权益。&nbsp
三是价值评估。由于缺乏专业的农村产权价值评估中介机构,很多银行难以确定抵押物实际价值,不敢开办相关抵押融资业务。建议鼓励发展农村产权评估中介机构,或支持银行对小额抵押贷款采取灵活、简便的抵押物评估办法,解决“评估难”的问题。
四是流转处置。农村资产由于可流通范围较小、处置变现受限较多,很多银行担心一旦贷款违约,难以处置抵押物回收贷款。建议加快发展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出台相关司法保障意见,解决银行后顾之忧。
五是风险补偿。由于农村产权抵押融资业务风险较高,很多银行不愿涉足。建议借鉴部分省市先进经验,建立风险补偿制度,对银行开办农村产权抵押融资业务形成的损失,由财政出资,给予一定补偿。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